宁夏信息港

当前位置:

3省尝试鼓励看守所茬押者举报酷刑邀律师参

2019/07/12 来源:宁夏信息港

导读

3省尝试鼓励看守所在押者举报酷刑 邀律师参与外界看来,看守所是封闭又神秘的。这个特殊的场所,外部的监督渠道有限,社会公众对其认知少之又少

3省尝试鼓励看守所在押者举报酷刑 邀律师参与

外界看来,看守所是封闭又神秘的。这个特殊的场所,外部的监督渠道有限,社会公众对其认知少之又少,反倒是诸如躲猫猫、喝水死等撩拨神经的事件,会刺激公众的想象。 本文来源于上饶[]

在押人员不敢投诉、投诉者常被当作 异类 、投诉效果不佳等权利保障不畅的情况,似乎已成基本事实。怎么才能鼓励在押人员投诉,并且使投诉在程序上得到保障?一项新的制度在试验。

去年3月,安徽芜湖市看守所在学者的推动下,低调试水在押人员投诉处理机制,旨在遏制酷刑和保障人权。在那里,在押人员被鼓励投诉,投诉会有一个畅通的渠道,外部公众亦可介入监督。

今年10月,试点范围将正式扩大到3个省份共4个地方,宁夏吴忠市、浙江宁波北仑区及安徽芜湖县、南陵县被纳入全国在押人员投诉处理机制二期项目。

投诉太多被说成 异类

曾是一名律师的王希(化名),因一起过失伤害案被某地看守所羁押,去年6月期满重获自由。

两年半的看守所经历,像刻在她的大脑里,无法忘记。

与同监号的其他人相比,我被认为 很事儿 ,因为我遇到不满的事情就会提出来。 王希说。

王希说,她所在的看守所,早饭是一根小拇指大小的咸菜就两个馒头,中午和晚上才有大白菜或者圆白菜,量很小,每人一勺, 有时候打饭的人就给一勺菜汤 。王希为此找管教 告了一状 。周末,看守所可以加餐,12元买一份饺子,一般是十四五个的量。

但过了俩月,王希发现饺子的数量少了四五个。 我又投诉了一次,后来得知是被分发饺子的服刑人员克扣了。

投诉之后,王希就发现同监号的人故意找在和她吵架, 她们会反感,认为我是一个异类 。

王希在看守所中曾因生病需去就医,前往的是向社会公开的医院, 需要戴那种一只手和一只脚铐在一起的械具,得弯着腰走路,我接受不了 。管教向看守所汇报后,她因此得以 特例 。有人受欺负,王希看不惯,让她去找管教, 她不敢去说 。

很多人觉得 无所谓,不想太找事,能忍就忍 ,慢慢地,不正常的事情就变成了正常。 王希说。

每月投诉不足一件

像王希这样的 异类 ,在各地看守所都很稀缺。

现实是在押人员基本上不投诉。 中国人民大学诉讼制度与司法改革中心副教授程雷说。

程雷和他的同事、博士生们曾赴广东、浙江、河南等地的看守所调研。

在某地看守所进行的匿名问卷调查表中,设置了一道不定项选择题: 您投诉之后,发生了下列那些情况。

收回的问卷显示,90名在押人员都没回答这道题, 说明他们从来没投诉过 。

程雷统计发现市级的看守所一年的投诉量才10件左右。 押量在几百人以上的看守所,每月投诉不足一件,显然不合常理。

调研中,程雷发现在押人员普遍存在不敢投诉、投诉无用或投诉有风险这三个问题。 多数人认为 看守所毕竟没有外面好,凑合就行 ,部分称 提出来也没什么用 ,还有被调查者称不知道投诉路径。

王希说,她进所后, 看守所强调的是监规,你享有的权利则没人明确告知 。

程雷分析,在押人员还受到看守所 亚文化 的影响, 其他在押人员会告诉新来的人投诉无用,他宁愿相信这一经验之谈,也不去信任看管他的人 。

那种环境,你和别人不一样,会很别扭,时间长了,你会得过且过。 王希说。

民警起初有抵触情绪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在看守所的改革和遏制酷刑的研究领域深耕多年。

微信小程序都有哪些
如何制定一个网站优化方案
微信小程序多少钱一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