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信息港

当前位置:

满分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宁夏信息港

导读

那是20年前的一次普通期考。那时我读小学。  考试实行“推磨”监考,本班老师不监本班学生。一场考数学,监我们考的是邻班两位老师。考场静悄

那是20年前的一次普通期考。那时我读小学。  考试实行“推磨”监考,本班老师不监本班学生。一场考数学,监我们考的是邻班两位老师。考场静悄悄的,静得只听到笔尖和纸的摩擦声。  我的数学向来是强项,每次考试不出班级前两名。教我们数学的是一位40来岁的中年教师。他姓张,和大多数村小学教师一样是位民办教师。凭良心说,张老师是位很负责任的老师。尽管他一边教学,一边还种10几亩地,但他做到了教学、种地两不误。我经常见他把锄头扛到学校,有时是上罢课下地锄地,有时是锄了地来不及回家,脚上粘满草叶和泥土,高挽裤腿就一脚踏进教室给我们上课。  前面的题做得很顺利。那些题都是张老师平时讲过的,像我们经常玩的泥团,也不知揉捏过了多少遍,有的只是换换数字而已。我从内心崇拜张老师的了不起。看来这次考个满分是十拿九稳的了。内心正窃喜,一路做下去,想不到一道10分的题,把我“卡”住了。  我嘴咬笔头,凝眉苦思,仍不得其解。这时,我猛一抬头,看到张老师背着手向我走来。“推磨”监考,本班老师是不准进入本班考场的,不知咋的,张老师不但进来了,而且我看到,他还冲邻班那两位监考老师点头微笑了一下。张老师走到我跟前,向我卷面上瞥了一眼,又背着手出去了。  那道该死的题,仍像一座大山横在我面前,阻挡住我提前交卷的步伐。我心里正着急,害怕这次非考砸不可时,我的试卷上突然落下一个纸团。我赶紧把纸团搦在手里,抬头看时,只见张老师背着手从我桌边擦身而过,若无其事地走出了考场。很显然,这个救命的纸团是可敬的张老师丢过来的。  成绩出来了,我如愿以偿考了满分100分。  在散学典礼上,我和张老师双双站在了领奖台上。后来,我还听说张老师出席了县模范教师表彰大会,并因此转正为公办教师。  那时我还小,心里不但感激张老师,而且还把他奉若神明。若不是张老师扔给我的那个救命的纸团,对我一向要求严格的父亲看到我糟糕的成绩,非让我和他的那双破皮鞋“拜朋友”不可。  现在想想,张老师那时也许有他的苦衷。  20年后的今天,我已为人师十几载。备课、上课、批改作业,监考、评卷、比成绩,已经成为家常便饭,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每当考试时,我坐在试场监考,看到学生静静的做题,听到笔尖和纸的摩擦声,我就想起了张老师。而每当这时,我就想,我那次考了满分,可我的人生也考满分了吗? 共 9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结核病患者应保持的营养疗法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标签

上一页:因为你的存在

下一页:农人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