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信息港

当前位置:

玄武裂天 千二百三十三章紫薇峰主

2019/10/13 来源:宁夏信息港

导读

玄武裂天 千二百三十三章紫薇峰主一声震耳炸响,无数红光烈焰飞迸四射,慕容轻水恰好处在爆裂的中心,烈焰火云锥高速旋转的穿透力,仿佛摧

玄武裂天 千二百三十三章紫薇峰主

一声震耳炸响,无数红光烈焰飞迸四射,慕容轻水恰好处在爆裂的中心,烈焰火云锥高速旋转的穿透力,仿佛摧枯拉朽一般,令慕容轻水的护体罡罩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光晕。

实际上,黑袍老者的这一手暗招袭杀,却也算不得下着卑劣,可谓是修者,诡道也!

望着被火焰包裹缠绕着的慕容轻水,黑袍老者这才深吐了一气,嘴角的一抹笑意尚未扩展开来,便定格了。因为他此时的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一道身影出现在左侧的不远处,手中长剑已毫无征兆劈空斩出。

这惊艳一剑,似若天马行空,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下一秒,一点紫星已然转瞬即至。

黑袍老者骇然惊觉时,一点耀眼的紫星巳距离面门不足一尺,欲要举枪挥挡巳然不及,唯有倒提着长枪急速向后飞退,锐利的枪锋在地面拉出一串火星飞溅,划出一道长长的裂缝。一点紫星却是如影随形,有若追魂夺命般紧追不舍。

!飞退中的黑袍老者猛地暴出一声怒喝,身形斗然折转过来,人枪合一,瞬间化作一道血色红光,仿佛来自天际的云层深处,划破空间的阻碍,朝着急追而至的慕容轻水,迎面闪击而去。

灵神境的绝地反击果然非同凡响,整个攻击过程一气呵成,有若行云流水,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追击中的慕容轻水忽觉眼前一空,竟然敌踪尽失,微惊之际,一道血色红光巳闪击而临,纵算自己剑速再快,此时也已无力回防。

血色枪影如蛇纵横,每一枪的角度和方位都不尽相同,每一枪都杀气凛然,寒芒绽放,叠叠重重,根本难以判别哪一枪才是真实无虚的致命一击。

没有时间让人耐心地去辨别这些枪势的虚实真伪,因为每一道烈焰火光都可能带走你的命。虚即实,实也会瞬变为虚。

此时的慕容轻水只需一个误判,就会被当埸洞穿焚尽。所以,她选择了垂眉闭目,不为重重枪影所惑,心如止水,空无一物,心神清明,自然纤毫难隐。

对方的枪势轨迹,清晰地呈现在她的精神意识之内,下一刻,她终于动了,一剑斜劈斩出,有如惊雷炸响,快到,同样生出数十种变化,透过对方重重烈焰枪影,一点寒星直指对方面门。

剑未至,剑气吞吐闪烁,直奔黑袍老者眉心处而去。此时欲要回枪格挡巳势所不及,甚至连闪退避让的时间都没有。

噗!一声闷响传出,慕容轻水的剑锋竟是诡异的被反弹崩飞,黑袍老者的身前,不知什么时候竖起一个血色的盾牌虚影,看上去火红透亮,盾牌表面有血色的光晕闪烁流转。

尽管如此,黑衣老者握枪的手腕之上仍然现出一道剑痕,滴滴鲜血从虚空洒落,若再稍再深上几分,整只握枪的手倾刻便会被齐腕生生切断。

慕容轻水的致命一击被血色光盾弹开,黑袍老者完全忽视手腕伤势,一气暴闪百枪,似若火雨流星倾射。

铛铛铛!锵锵锵!

刹那间,漫空枪影纵横,剑气如虹,枪,剑不断碰撞,一声声无比刺耳的炸响令空气像水波般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双方皆是以快对快,毫无花哨的以力撼力,枪,剑的每一次撞击,黑袍者都会感到一股强力的反震,一缕缕冰寒气劲透过枪身传自掌心,手臂,一阵阵麻痛令握枪的双手颤抖不已,直觉有些握揑不住,几欲脱手而出。

慕容轻水则是挥洒自如,剑气纵横,剑剑迫使对方硬挡硬抗,挡一剑,退一步,抗一剑,退两步。

黑袍老者却是越战越惊,心头骇然至极,背心已然湿透,除了竭力格挡,到甚至连一枪都递不出来,照此下去必败无疑。

心下一横,双脚在空中连连蹬踏,整个身躯就像一支脱弦之箭冲天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手中之枪挥动中,将所剩的灵力全部倾注在枪身上,一层淡淡的血色红光闪烁流淌,喷出枪尖尺余,吞吐不定。

惊天一枪!一道血色红光仿佛从天际深处,撕裂空气,留下一抹殷红血痕。

慕容轻水的星眸骤然收缩,凝聚的目光牢牢的锁定那道奔射而至的血色红光,肆虐狂暴,浓烈的煞气汹涌澎湃,令人头皮发麻,汗毛倒竖。

眼中闪过一抹凝重,慕容轻水收敛起淡然自如的姿态,全身气息陡然一变,整个身躯犹似一柄欲待出鞘的利剑,冷冽的气势犹胜严冬飞雪。

枪锋血色红光吞吐,由上而下,凌厉无比的朝着慕容轻水的立身之处电闪绽射……

面对着这惊天一枪的无尽威势,慕容轻水缓缓地划出一剑,仿佛扯动千斤重量般的凝重,无比迟缓地划出一个圆弧。

霸道狂暴的血色枪锋瞬间洞穿一切,正欲摧枯拉朽的撕裂破碎那道圆弧,直捣凤巢,却陡然被一团如絲如绵气劲包裹缠绕,重重的阻碍使其再难寸进分毫,强劲狂暴的血色红光在绵柔的圆弧中不停吞吐颤动,轰然爆裂开来,发出一道天崩地裂般炸响。

黑袍老者倾力击出的绝杀一枪崩溃,像是遭遇劲力旋流的冲击,口中喷出一股鲜血,心神一泄,浑身灵力溃散,整个身躯完全失控的从空中突然急坠而下。

整个惊险搏杀的过程,说来话长,却只在呼吸间便已结束。黑袍老者口喷鲜血,头下脚上地由半空倒栽而下,如无人急时救援,必将一头触地*崩裂而亡。

只是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众人骇然惊觉时,欲要救助皆是有心无力,只能睁眼望着惨剧发生。十米,五米……黑袍老者如陨石般飞速急坠而下,三米……距离坚硬的地面只剩不足一米……

无数人惊愕地瞪着眼,骇然地大张着嘴,骤见一团紫云突然从虚无中生起,轻柔的托住那具急坠而下的身躯。

紫云柔若无物,如絲如绵,轻柔地包裹着黑袍老者的身躯,缓缓地降落地面。

砰!黑袍老者身形砰然落地,止不住蹬蹬蹬……暴退十来米,终禁不住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呼!所有人都重重地吐了一口气,黑袍老者正欲竭力撑起狼狈不堪的身形,眼底忽然被一片寒光浸染,随之顿觉喉头一凉。一柄剑,二指宽,薄如蝉翼,冰凉的剑尖颤颤巍巍地顶着咽喉部位,稍一使力,势必会当场血溅三尺。

"住手!"

一道威严霸道的声音响彻,紫云消散,一个身着紫色长袍的男子,负手立于虚空,暗金色的龙纹在他的紫袍上若隐若现。一张方方正正的脸,三缕长须垂胸,眼眸中似有无数星辰闪烁明灭,深遂如渊……此人正是一直隐于阁楼中的紫薇峰主,紫天星!

"老夫尽力了!"嗓音沙哑而低沉,像是从黑袍老者的喉头勉力挤压出来,抹去嘴角的血渍,用枪杆撑着地面立起身形,脸上显出一片英雄未路般的悲切神色。他从未想过会自己输给一个后生小辈,但此刻脸皮再厚,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输,而且输得如此彻底,甚至找不到一点可以聊以宽慰的理由。

慕容轻水长剑回鞘,抬头望了一眼立于虚空之中的紫天星,红唇略微蠕动了一下,欲言又止,在纱巾面罩下传出一声轻叹,随即白衣飘飘的转身离去。

立于虚空之中的紫天星视若未觉,一双深遂如渊的目光,在天外楼众人的身上逐一扫过,只是一道眼神,便让人生出一种刀削剑割般的感觉,足以说明这位紫薇峰主的修为,已达到了一种深不可测的境界,让人生不起与之一战的决心勇气。

仿佛都能洞穿一切的目光,终定格在陆随风身上,淡淡地道:"你们这些老家伙放心,老夫不会食言而肥,遗笑天下。只不过,杀子之仇耿耿在心,为人父岂能就此释怀。老夫可以从此不追究天外楼的一众人,但……"

"打住!"陆随风突然冷哼出声;"那些沒营养的话就别说了,摆明了不就是想要与我一战么!即然如此,那就直接划下道来,否则还真难走下这落霞峰。"

"不错!与聪明人打交道果然简单。"紫天星冷冷的道:"这本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老夫若是输了,再提复仇之事也属枉然。不是吗?"

"说得也是!"陆随风深以为然地道:"只不知此战是想要分个输赢来,还是以死相搏?"

"此战和任何人无关!你若胜,可以安然离去,败,则死!"紫天星冷酷的说道,深遂的眼眸中有怨毒的杀机一闪而过。虽不能一举灭杀天外楼的人,如能斩杀这位天外楼主,也算是勉强可以平息心中的复仇怒焰。

陆随风自然知道对方心中所想,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道:"即然生死相搏,为了自保,必当全力以赴,如果一不小心,失手将你送下黄泉,又当如何?当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凡事都一个万一。要知道一个峰主的陨落,势必会在圣山引起惊涛骇浪,却不是我一个小小天外楼可以承受的。"

巢湖治疗阳痿费用
临汾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乌海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巢湖治疗阳痿医院
临汾整形美容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