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流年选举进行时纪实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宁夏信息港

导读

年前年后,节日氛围里,柳林坡又添了件饭前饭后高频率的话题:他们要选一个新的妇女干部——村委会的女性委员兼妇女主任。  旧主任李翠香干了近20

年前年后,节日氛围里,柳林坡又添了件饭前饭后高频率的话题:他们要选一个新的妇女干部——村委会的女性委员兼妇女主任。  旧主任李翠香干了近20年,今年快60了,打从支部、村委换届老书记下去以后就提出要退休——女干部不都是55岁就可以退休吗?理由充足,乡镇不得不同意,决定柳林坡重新选一名年轻的妇女干部。  按照以往惯例,有的村单纯妇女主任缺位,由支部和村委商议一下指定一人就可以了,但正赶上上级强调健全民主制度,村委委员是不能缺位的,李翠香不仅是妇女主任,还兼村委委员(或者说是村委委员兼妇女主任),于是乡镇决定在该村郑重地搞一下选举。  妇女主任官儿不大,却管着全村的半边天,共和国有一条重要国策就主要依靠半边天去把关,妇女主任就管这事;她受妇联和计生委双重领导。头上顶着两个组织,就有两份为人民服务的权利。  选举在正月举行。  这次选举非同小可,因为乡镇说要完全根据民主选举法进行:先公布消息,有意竞选的人报名,再公布下去后由村民充分酝酿,然后由各居民小组集中,定下1—2名候选人,然后召开村民大会公开投票,当场计票,根据情况,还可以当场定盘子公布新干部上任。透明得不能再透明,任谁也做不了手脚。  竞选报名的名单出来以后,酝酿阶段开始,目标很快便集中在两个人身上:  丁苹。丁苹是四年前嫁到本村的,高中文化程度,平时说话和声细语,好态度,也爽朗明快,见人总是笑眯眯。丈夫刘家杰,果农,除了自家的果园,还通过转包租赁等方式收拢了几家缺劳力人家的管理得不大像样子的果园;苹果下树的时候也替外地来的关系贩子代收苹果,夫妻二人一起雇人忙活。仅代购这一项一个季节就能收入几万元。有了一个女孩,两岁,紧慢婆婆帮忙给看着,小日子已经很殷实。  蒋素华,六年前嫁到本村,也是高中文化程度。丈夫孙明理,现任党支部书记的近房侄子。这个蒋素华属于女强人类型,做事果敢利落,自己亲自经管一个蘑菇大棚,向来不用丈夫插手;丈夫承包了村里的鱼塘,二人各干各的,家庭经济却是共同一本帐;家境蒸蒸日上,是本村富户之一。  对以上二人,尚未下台的旧妇女主任力挺丁苹,在党支部、村委会以及群众酝酿的场合,她都说:  “丁苹是棵好苗子,为人正派能干。打从嫁到柳林坡,你们见她和谁红过脸吗吗?小两口私下里的事咱不知道,街面上可都说那是全村和顺的一对,论人品,没得挑剔;干活塌得下身子,又乐于帮人,我有时分配给她一些工作让她帮忙,没有办砸的时候,有政治水平;还孝顺。我举个例子:她常到我食品店里买东西,只要她割一块五花肉,必定另外再割一块大小差不多的纯瘦肉给她公公婆婆送去,她说,老人吃肥肉不好。买鱼也是,一买一定是两份。这样的媳妇现在可不多见了。”  当然,另有一件使她一直感念的事她不能公开说。  李翠香干了近20年妇女主任,老书记是她的老领导,朝夕碰头开会商议公事,难免私事也激发了火花;村子里不是没有风言风语,但谁也没见真事。没真事便只能是瞎猜测。  一个风雪冒烟的三九天,刚嫁过来不久的丁苹做晚饭的时候,忽然发现少了酱油,便套上一件大衣包了头巾去李翠香的食品杂货小卖部。低着头,顶着风雪,跑过半条街来到小店门前,想也没想撞开了关着的门,哗啦一声里边像是倒了一只顶门的凳子,抬头一瞥,惊呆了:书记坐在炉子傍边一只凳子上,妇女主任正坐在他腿上,二人搂抱着脸贴脸,门一响,主任忽地从书记腿上站了起来,脸色一下子飞红。只一瞬间,丁苹低头弹了一下鞋上的雪,便恢复了正常的脸色,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一边继续拍打身上的雪花,一边说:  “哎呀这死天气!大婶,你给我拿瓶酱油,做饭了,才发现只剩下几滴。”  书记这时低头从旁边地下拾起大衣,一边引袖子一边向外走。丁苹恭恭敬敬打了个招呼:  “大伯走啊?外边这风可真大!”  “哦!买酱油啊?”书记扬长而去。  接过了酱油,丁苹也出门钻进风雪中。  这真是大姑娘要紧地方的纽扣,严严实实系了多少年,一不小心走了光了!李翠香很是忐忑了一阵子,她还闹不清这个小媳妇的脾性,嘴巴严不严。经过一番不声不响的观察,她发现,这个新来的媳妇城府挺深,此事半点涟漪也没起。从此,她就有意装无意地接近这个小媳妇,工作上的事也找她帮忙,让她跑跑腿什么的,丁苹无不痛快答应并圆满完成。  替蒋素华说话的,是她叔公公,现任党支书。他说:  “带动妇女发展经济,素华可是把好手,你看咱村的妇女,有多少人没在素华的蘑菇棚里学过手艺?现在自己立小型蘑菇棚的也不止十家八家了,还不都是素华一手给找客户开辟销路?新型的妇女干部就要这样的。”  书记的话,隐隐约约捎带了扫了一下即将卸任的老妇女主任有些传统守旧的工作路线。  年前串门节后拜年,两个候选人几乎每家每户都走遍了。这其实很正常。  选举定在正月十六,挺暖和的天儿。会场借用学校的操场。主席台是现成的,台上摆放了几张课桌和椅子,上方拉起一道横幅,剪贴了几个大字:“柳林坡村村委委员兼妇女主任选举大会”。台下摆满了小方凳,选民按照居民小组抓堆就坐。台的中前位置放着一张课桌,上边是一个红色投票箱。投票箱傍边是喇叭扩音器。  村里开群众会,哩哩啦啦上人的时候,是开玩笑、拉闲呱、无组织娱乐的时候;露天会场,乱哄哄。尽管村委会主任敲了几次扩音器,提醒来的人到自己小组那一片就坐,人们还是乱坐一气,说说笑笑,不到正式开会静不下来。丁苹是和婆婆一起来的,她抱着小闺女。丁苹婆婆一边找自家小组集中坐的地方,一边和人们打招呼。一个据说当初是和丁苹婆婆同一天同一时辰被两个新女婿用崭新的自行车从村子两头驮进村子的老太太老远就招呼丁苹的婆婆:  “妹子,大喜啊!”  丁苹婆婆用同样玩笑的语调说:  “大姐!喜从何来啊?”  “咱媳妇一会儿就成干部了,能不喜吗?”  “嗐!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到赶弄着上来了!再说,管他谁当干部,咱还不都是被领导?”  “那可不一样!你昨晚没睡好吧?”  ……  丁苹婆婆找地方坐好了,就把孩子接了过来,让丁苹到他们小组那里,坐在她丈夫的身旁。  蒋素华也在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妇女的簇拥下找到地方坐下了。  “开会了!”村委主任连续敲了几下喇叭,全场渐渐静了下来。  主席团就位,有副镇长、镇妇联主席、镇妇联一个工作干事,计生办副主任,还有本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另外一个村委委员以及还没完全退位的老妇女主任。  村委主任主持会议,项,镇妇联主席讲话:  选好村妇女干部是件大事,它关系到半边天在村政中如何发挥作用,关系到党的各项方针政策的落实,关系到两个文明建设,齐心协力奔小康……前段柳林坡的妇女工作成绩有目共睹,即将卸任的李翠香同志是个好干部,有丰富的工作经验,今后还应当……这次选举完全公开透明……祝选举成功,选出全村妇女新的带头人!  接下去让两个候选人表态。  丁苹:俺除了在学校干过学习委员,没当过什么干部,不会工作。要是大家伙瞧得起俺,俺一定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团结全村的乡亲尤其是婶子大娘姐姐妹妹奶奶爷爷(大概是爷爷俩字引起了一阵笑声,她微微红了一下脸,接着讲下去:)俺知道,村子里一切工作都要围绕两个文明建设,往贯彻党的方针政策过好日子上使劲,俺愿意锻炼锻炼,为全村的乡亲尤其是婶子大娘姐姐妹妹们服好务!  蒋素华:首先我感谢镇领导、村领导、全村乡亲给我这次村委委员和妇女主任选举的参选机会,我的情况大家都知道,我干过村民小组长,后来因为产假辞掉了。我有了一定的村民工作经验,对村子里的情况比较熟悉,我知道,要贯彻好党的方针政策以及为全村妇女服好务,是要坚持好政治学习,努力提高工作水平;第二是经常性随时随地宣传党的政策,使党的政策尤其有关妇女的政策深入人心,变成自觉行动;第三是保持经常性的和镇党委镇妇联的沟通,学习兄弟村的先进经验,努力争取乡镇妇女工作的上游。另外,我保证在重点做好妇女工作的同时,积极配合村支两委开展好经济、维稳等其它工作,带领群众为发家致富奔小康尽自己的力量!  二位候选人表态以后,选举开始。  各村民小组组长到台上按照本组人数领取了选票和一人一支圆珠笔,回去分发给大家。镇上那个妇女干事给大家讲解了选举方法:选票上印有两个名字,你同意哪一位就在名字后边的小方格里划个勾,不同意的什么也不划;一个勾也不划的空白票是弃权,两个都划了的属于废票,只能划一个;不要划叉,划了叉的也属于废票。一人只划一张票,投票人没来的受委托的亲属可以代划,但不能违背投票人的意愿。划好以后,各小组按照次序一个跟一个上台走过,把自己的票投进票箱。然后大众随意推举一个人唱票,两个人写票,就是在黑板上被选人名字下边划“正”字型横扛和竖道,一个正字代表5票。  选举如仪进行。  台上很快并排安放了两张有支架的黑板,那个村委委员从台下随意点了两个大些的学生充当写票员,一个放假在家的教师唱票,镇上的妇女干事和村委委员共同监票。  工作进行得很快。台下的群众聚精会神盯着台上。结果出来,全场楞神了——  势均力敌,两张黑板上代表票数的正字相等!  大家大眼小眼地盯着台上坐的干部,议论声渐起。  台上的人头碰头商量了一下,镇妇联主席讲话:  这是件好事,说明我们的选举充分发扬了民主,也说明我们村不乏杰出人才。鉴于并列两名被选人,票数相等,必须再进行第二轮选举。  方法是……  “老板!你也给我发一份工资,我把选票上的名字换成你的!”  一个声音在会场的后边响起,显然有些嬉皮笑脸。  全场的脑袋齐刷刷地向那方向转去——一个三十左右的青年不知什么时候爬在一个篮球架上,果然嬉皮笑脸,毫不打怯地面向人群,是旧书记的一个近支侄子,外号二愣子。  ……片刻静场。  “放那妈那狗屁!满嘴喷些什么粪!”候选人之一蒋素华接腔了。  “哎呀嫂子啊!我没说名字啊,咱村当老板的不止您(nen)一个人呐,您(nen)可千万别往自己身上揽活儿!”  蒋素华噎了。蒋素华的丈夫孙明理骂了老婆一句:  “家去做饭!什么了不起的香饽饽呢!他妈的瞎得瑟!”回头又对篮球架扔了一句:  “小子哎!,算你能,算你狠!你等着!”  篮球架上的也不是善茬,回了一句:  “好唻!哥哥!兄弟我等着您(nen)!”  这外号二愣子的的确不是个善茬。他和孙明理家一向不和,是去年旧书记下台新书记掌权时就有了的嫌隙。他那个“愣”字少年时可能属于体性,有了些社会阅历后便是一种手段了:可以用来摆脱困境,也可以用来击退对手,什么时候该愣什么时候不能愣他拿捏得很恰当。久而久之,这愣便有了威慑力。二愣其实常年不在家,据说他在外边一个大城市领了一个由乡亲组成的施工队,专门从大老板手中包活干,很是见了些世面的。现在是来家过年还没回去。  会场有些乱了,纷纷交头接耳。  不知内情的左边右边地问: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人群里有的低下头不声不响,有的开始跟人咬耳朵。  不大一会儿的工夫,全场都知道了:  前两天,蘑菇棚场长蒋素华分头悄悄地找到以前紧啊慢啊营生多活计紧时常被雇去帮忙以及替她们代销过蘑菇的妇女,给每个人开了一天的工资,说,投票这一天去投票,算是到她这里来上工;只希望投她的票。还交代,可以传给家里人和可靠要好的人,谁投了她的票,她当选后给补上一份,但必须保密,不可靠的人不能透这话。  台上短暂的小声会议后,副镇长代表镇政府宣布:鉴于今天的选举事前酝酿准备工作有疏漏,出现了些干扰动作,所以今天的选举作废。什么时间重选另行决定。对事前是否有人搞破坏选举的小动作,政府一定会彻查,严肃处理!  镇妇联主席宣布:正式选举完成以前,本村的妇女工作仍然由李翠香同志担任。  这一天的中午,有人听到蒋素华家两口子吵架、摔打东西和哭骂的声音。  半个月后,再一次选举,丁苹全票当选,正式上任村委委员并接任了村妇女主任的工作。  春气动了,蒋素华又上了一座蘑菇大棚。有时街上和丁苹相遇,绝不首先打招呼,昂首擦肩。而丁苹却依然笑眯眯,一如既往地叫嫂子。 共 469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早泄的护理保健有三大方式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暖春5

下一页:成长中的大叶桉树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