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信息港

当前位置:

谁亵渎了爱情

2019/05/16 来源:宁夏信息港

导读

谁亵渎了爱情原来,当钱龙正在情场逐猎之时,他后院早已起火。在钱龙找广盛猎头公司之前,周小敏已先他一步找到广盛猎头公司英杰,让他收集老公钱

谁亵渎了爱情

原来,当钱龙正在情场逐猎之时,他后院早已起火。在钱龙找广盛猎头公司之前,周小敏已先他一步找到广盛猎头公司英杰,让他收集老公钱龙包养“二奶”的证据;当英杰收齐了周小敏想要的证据正想交给她时,恰巧钱龙找上门来了。英杰见有利可图,临时决定先做

打工仔钱龙与聪明伶利的打工妹周小敏从相识相爱到结婚;又经过几年同甘共苦的艰辛创业,终于有了自己的公司。钱龙从打工仔摇身变成了令人妒羡的富商;而周小敏却做起了专职太太,俩人过着温馨滋润的小日子。

然而,温饱思淫欲,人心不足蛇吞象。生活富足安稳之后,钱龙有了拈花惹草的欲望。不久,在夜总会K歌时,无意认识了做台小姐王可佳。此女芳年十八,品味别俱;虽娇小玲珑,可小鸟依人美态尽显;可谓眉目传情令人喜,一频一笑惹人爱。钱龙决意把她包养起来,王可佳也正有此意。一个图财,一个图色,你情我愿,一拍即合,王可佳很快成了钱龙的二奶;钱龙为她租房,备齐所需用品,过起了家外有家的甜蜜生活。

外遇之后,钱龙既想不留蛛丝马迹,又能两全其美,所以举手投足十分谨小慎微。可一星期后,钱龙与王可佳幽会时好像被人跟踪了。他心里极为恐慌:会不会被老婆发现了?钱龙试探过几次,没见老婆有何反应,他稍为安然。俗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毕竟是做贼心虚,若有闪失,他的家庭和事业就玩完了。因为钱龙太了解老婆了,她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所以,一个月之后,钱龙对王可佳渐渐失去了新鲜感,决定甩掉她,终止这种关系。可又苦于找不到借口,担心王可佳不会放过他。钱龙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一条妙计。那天,钱龙找到一家叫广盛的猎头公司,他信步走了进去。

晚上,钱龙对王可佳说明天要出差,他陪她上街逛逛,顺便给冰箱添些食品。王可佳当然开心,当即就挽着钱龙上了街。没想到的是,钱龙与王可佳驱车到超市把车停好,俩人攀肩搂腰刚要进超市,就见前方有闪光灯闪了两下,钱龙抬头看时,树下的人影一晃就不见了。钱龙顿时警觉起来,他可不想在这关键时刻授人以柄。他疑心生暗鬼:采购东西时,觉得受人偷窥;开车时觉得被车追踪。当晚害得他驾车绕环城路转了好几圈才回了王可佳住处。钱龙在屋里四处瞅了瞅,与王可佳闲聊几句之后就想回家。王可佳却缠绵着他不让走;钱龙以明早出差为由方得脱身。

钱龙到家已过十二点,别墅卧室还亮着灯,他心里倍觉温暖。平时周小敏都会这样等他回家,即便睡了也会亮着灯。略有不同,今晚周小敏多问了他几句:今天忙什么呢?钱龙打着哈欠道:忙来忙去不就是公司的事情。老婆突然问:下午我去公司怎么没见你?钱龙大吃一惊,赶紧道:浙江来了几个客户,我应酬去了。你去公司怎么不给我打?周小敏笑了笑说:没事,顺道过去看看。哦,你应酬怎么没喝酒?钱龙又是一愣:是是这样,我胄有些不舒服。周小敏一听就要去拿药,钱龙赶紧拽住她,说是已吃过药了。周小敏嗅了嗅又疑道:你衣服上那来的香水味?是不是跟狐狸精鬼混去了?钱龙听得心惊肉跳,急忙辩解道:我那有啊?你就是给个瓶,我也没那胆啊!周小敏半真半假道:没有就好!如果你敢骗我,你就死定了!说完她睡觉去了。一番盘问,钱龙吓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这种提心掉胆的日子再不想过了;趁老婆还没抓住把柄,尽快了结这段婚外情。

第二天晚上,钱龙出差了,也关了;王可佳无聊地看着电视。她想,自从被钱龙包养之后,她就成了笼里的金丝鸟,失去了应有的自由。钱龙不出差时,他与她不能时时相守,也会三天两头过来陪陪她,排解她的寂寞和孤独。可钱龙出差一走,她的无聊时光就更难打发了。有时她真想找个地儿释放一下心里的郁闷,找个人儿说说知心话,或来一回红杏出墙,玩一次一夜情也无妨。她被自己放荡的想法吓了一跳。正在这时,有人敲门。

谁啊!王可佳嗲着嗓门问了句,这么晚了除了钱龙,不知谁还会找她?替钱先生送花的!门外一个很俱滋性的男声。顿时,王可佳心花怒放,想不到钱龙出差也没忘了给她送花,真是个浪漫重情意的好男人!王可佳开门一看,一大束吐艳的红玫瑰已呈现眼前。她笑盈盈地接过花,突然又被花后那张熟悉的面容惊呆了:徐斌?!同时对方也认出了她:可佳?!一对高中时候的初恋情人,在这种时候、这种背景下不期而遇,真有点天掉陷饼的意味。自然而然,王可佳请他进屋喝杯咖啡,两人尽诉离别之情相思之苦,然后两人荷尔蒙激增井喷,徐斌留宿了下来。第二、第三个晚上,照旧颠鸾倒凤,缠绵不断。

第四个晚上,钱龙出差提前归来,好在徐斌不在。王可佳心慌神乱地趁上厕之机,给徐斌叫他千万别过来。钱龙却装聋作哑,不闻不问;他倒心平气和的对王可佳嘘寒问暖,这让王可佳大为感动。可突然钱龙话锋一转道:鉴于我出差这几天你过得十分开心,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终止我们的关系!为为什么?!王可佳不啻于当头挨了一棒,惊得瞠目结舌。钱龙冷笑道:这就要问你自己了;也许它能告诉你一切!说着把一个U盘放在了桌上,即转身离去。王可佳把U盘插入电脑打开一看:全是她跟徐斌偷情的画面。王可佳倏然清楚了,是钱龙在租屋里偷装了摄像头,用作了甩掉她的证据。你这王八蛋!王可佳咬牙齿地骂了一句,狠狠地把U盘砸向门口。气过之后,王可佳像霜打的茄子蔫在沙发上,已无话可说;她只好哑巴吃黄连,自认倒霉了。

钱龙离开了王可佳心情一阵轻松。俗话说,恋爱中的女人是白痴;一点没错,她就这么轻易钻进了他的圈套。第二天,钱龙去了广盛猎头公司,走进经理办公室。经理叫英杰,风流倜傥,气度不凡,年龄与钱龙相仿,他稳稳做在大班椅上。钱龙把现金支票推给他:这是酬金。再次表示感谢!英杰却大手一挥道:不必客气!真诚期待下次合作!原来,钱龙出差前去广盛猎头公司找英杰谈了一笔买卖:只要弄到王可佳红杏出墙的证据,他愿付一笔不菲的酬金。英杰满口答应,且要他配合演戏:趁钱龙陪王可佳逛街之机,英杰派人进租屋偷装了无线监控摄像头;同时又查找到王可佳初恋情人徐斌,买他做诱饵,从而促成了这桩秘密交易。然而,当钱龙告辞离去时,英杰却望着他的背影露出了诡秘的微笑。

钱龙终于甩掉了包袱,别说心里有多高兴。可一回到家,他却不禁皱起了眉头。因为周小敏一反常态,没有了往日的温柔体贴;而是怒容满面,逼问他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钱龙就陪着笑脸说,我那能对不住你?我忙来忙去全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啊!周小敏不依不绕道:你这没心没肺的东西,你还敢骗我?说啊!为什么?!钱龙装聋卖傻,或东扯葫芦西扯瓢,企图蒙混过关。周小敏不理不采,只管说:你那些烂事,你就遮吧掖吧。你不说,我也不问了。我们离婚吧!钱龙一听,如炸雷轰顶,他担心的就是这事:正常离婚她就要分掉一半财产;何况他是出轨离婚,她得到的财产将会更多。这是他不愿看到的结果。

钱龙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乞求老婆不要冤枉他,不要离婚。周小敏就说:你以为我冤枉你啦?好!我跟你打个赌:我拿不出证据,这婚就不离了;我拿出了证据,这婚就离定了。行不?钱龙想了想,只好硬着头皮应战:好!你说吧!周小敏得意地笑了笑,道:我要你输得心服口服!说着从包里拿出一迭相片扔在桌上。钱龙拿起一看,心里格噔一下,汗就冒出来了:全是他与王可佳风流亲热的画面。这这是谁拍的?钱龙惊怒得咬牙切齿。周小敏决然道:谁拍的已无关紧要,要紧的是你必须在上面签字!说着拿出离婚协议。钱龙死活不签,泪流满面地向她认错,又死皮白赖地求她原谅。然而,怎么说都晚了,因为周小敏强硬地说了句不签就法庭上见,便决然离去。

钱龙以为是周小敏一时之气所至,过些日子就没事了。可没想三天后,钱龙就接到了法院传票。他只好心情沉重地走进法院,又垂头丧气地从法院走了出来。因为宣判结果是:周小敏获得了三分之二的财产。走出法院那一刻,周小敏递给钱龙一封信,就欣喜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钱龙抬头一看,惊惑不已: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广盛猎头公司经理英杰?!

钱龙快气疯了,一时五味杂陈:这是怎么回事?!钱龙匆匆拆开信一看:你是螳螂还是黄雀?别忘了后面还有猎人!你就自作自受吧!

原来,当钱龙正在情场逐猎之时,他后院早已起火。在钱龙找广盛猎头公司之前,周小敏已先他一步找到广盛猎头公司英杰,让他收集老公钱龙包养二奶的证据;当英杰收齐了周小敏想要的证据正想交给她时,恰巧钱龙找上门来了。英杰见有利可图,临时决定先做钱龙的买卖,再做他老婆周小敏的生意。在此期间,英杰与周小敏一来二去,两人双双坠入爱河,不可自拔。在做完钱龙的买卖后,英杰自然把收集钱龙的证据全交给了周小敏,从而顺理成章促成了周小敏与钱龙离婚,又带着可观的财产投入了英杰的怀抱。蛤蚌相争,渔翁得利;英杰成了这场谍战中的赢家:财色双收!

钱龙气得把信撕碎,双腿无力瘫了下去,倒地那一刻他才明白什么叫咎由自取!

(:收获)

小叶黄杨
冲孔打桩机
原料生产厂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