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破碎的爱

2018-09-15 11:09:40

我和她约在酒吧见面,很久没见她了,不知道她是否有所变化。距上次相见已经半年有余了,和她认识近五年了,聚少离多,这样的恋情饱受煎熬。怪不得异地恋的男女,修成正果的寥寥无几,其中的酸辛果真苦不堪言。

她是一个时尚的女郎,身材窈窕,容貌娇美,这也是我不畏艰辛维持这段感情的原因之一。更主要的是她人虽然娇艳,但心态很随和,而且聪慧,可谓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尤物。

这样一个女子,身为男人,无不怜香惜玉。许是一见钟情,当年,我在众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荣幸的成为了她的男友。

是的,她是标准的大美人,爱上她我无怨无悔且肝脑涂地,她的一眸一笑都令我为之颤抖。

都说人不可貌相,她是一个明智的女人,懂得谁能够给她幸福的生活,所以,尽管我其貌不扬,她依然义无返顾的追随着。五年了,这份情苍天可鉴。可是,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未能给她一个真切的保障,此点,颇为愧疚。

半年前,我们也是在这间酒吧相见的。真是难为她了,一个年轻的女人,风姿卓韵,却为了我苦苦等了五年。当年,她若是选择别人,也许此时早已身为人母,享受居家的幸福生活,而非此时还孜然一人。

她并没有为此责怪我太多,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为了我的事业,她甘愿身居幕后,此点,我着实感动,多么善解人意的女人啊。

马上就要见到她了,我的心跳个不停,犹如初见的感觉。

终于,她的身影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激动不已,连声喊道:“美人,我在这里!”

“死胖子,烧香求佛总算把你盼来了……”她口无遮拦的问候我,这是她一贯的语气,当然我也早已习惯,从我们认识的那一天,“死胖子”就是我的标签或昵称。

“美人,想我了吗?半年没见,你又变得风骚了……”我也一向是直言不讳的回敬她,尽管很少见面,但我们彼此间熟悉得很。但我这次警告她别再这么称呼我,否则,我会不高兴的。

“哎呦呦……哎呦呦……吓死我了……”她似乎不相信我的话,这不怪她,这几年我的话一直都似真似假。

“宝贝,今晚你可要好好地伺候我,你的体香太令我陶醉了……”言毕,我的一只手摸在了她光滑的大腿上,慢慢的游走。半年没见了,胜似新婚,我迫不及待的想和她缠绵。她却安排先来酒吧,说有事要商量。

“我跟你五年了,没有争过什么。现在只想要你最后一个承诺,你何时娶我?”她有些愤怒,又一次说出这样的话,令我为难。但是,可以理解,五年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再等等吧,时机尚未成熟,待我处理完一切事宜,马上娶你!”我向她保证。

“这句话你都说了五年了,你不腻歪,我耳朵都生茧了……”她显出一丝厌倦。

“真的,亲爱的,这次绝不骗你,‘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现在正是我事业的过渡期,在这个风口浪尖上,真的无法迎娶你,所以,只能暂且搁置。但是,你要相信,我的情,我的爱,都是属于你的……” 我依旧哄骗着她,女人是需要这样的。

“我不管你,你哪年不在风口浪尖上几次?最终还不都是化险为夷吗?”她认为我的话是依旧是个搪塞的借口。

“亲爱的,这次真不一样,事关重大,不可轻率,必须谨慎!”我十分认真的和她说。

“算了,你的为官之道和官场之风我不懂,也不想懂,我只是一个女人,需要爱情。而你在我眼中,只是一个男人,我的爱人,仅此而已,就这么简单,等了你那么多年,我要疯了!总而言之,我不想再继续独守空床!”她言之凿凿的说着这些话,看得出,她认真了。

“一年,一年之内我一定和老婆离婚,继而把你明媒正娶过去,给你一个名分!”我依然试着说服她,我是爱她的,不想和她有矛盾。否则,也不会专程而来和她见上一面,尤其是在这选拨新领导班子的节骨眼上。当然,更重要的是怕她出乱子,早前她就隔三差五的给我打电话,满是牢骚,想要嫁人。她可真会挑时候,所以,不得已,我只能亲自前来加以劝阻。看来,并没有什么效果。金屋藏娇的男人都是十分慷慨的,我也不列外,一套偌大的房子和用不尽的钱财随她挥霍。却不曾思及她会在此刻节外生枝,万一惹出点乱子,势必影响我的仕途。

“无论你怎么说,我不管,总之,今晚你不把我带走,明天我自己去找你!”看来她真的恨嫁,毫无挽回的余地。她的态度终于激怒了我,尽管不忍伤她,却势在必行。

哎,为什么非要到这一步呢?当初她那么的善解人意,连说话也是莺声细语的。虽然她看出我是一支“潜力股”,日后必成大器,便弃众人不顾,跟了我。我的成就证明了她当年的选择是对的,可是她却从未张口要过一分钱。难得可贵的一点,懂得男人的心思,拿捏得很准确。

她的恨嫁或许源于害怕了吧,毕竟也即将步入“豆腐渣”的年龄段了。但她真的很不会挑时机,此点,也就注定她要受到伤害!

“宝贝,咱走吧,别再酒吧里了,回家吧……”我想把她骗回住处,同时进行最后一次的温存。

“呵呵,回家?我的家在哪里?”她有感而发。感觉到她的伤心,我有一丝怜悯,但随之抹灭。

此刻,她已经醉意朦胧,我扶着她的腰,搀着她走出酒吧,上了车,直奔郊外……

“死胖子,你带我去哪?回家吗?回你的家吗?”她胡言乱语的醉话。

“你这个贱货!告诉你不准在喊我死胖子,你她妈的嘴贱……”言毕,我一记耳光重重的扇在她的脸上。

“哈哈哈哈……你打我……”她似乎很高兴,或者早已预料。

事已至此,我也不再顾虑了。本来想在仕途更上一层楼后在收拾她的,没想到她却迫不及待,惹我前来。既然不能暂时稳住她,唯有先行而后快了。五年了,我早己腻了,她竟然还想嫁给我,痴人说梦,愚蠢的女人!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为我对她付出的是真情真爱,可笑至极!

“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突然,她吟唱起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

听她唱起这支歌,我的心顿时软了下来,她罪不至死。她或者根本就没有罪,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只需要一个温馨的家而已,一个疼爱她的丈夫……尽管平时生活的纸醉金迷,极尽奢侈,但作为女人而言,那份孤独是可怕的,不言而喻的。如果非要给她定罪,那么,就是她误入歧途,做了小三。

五年了,我没有舍得碰过她一根手指头,若在平时,她一定会大哭不止。然而,此刻她醉了。

一切处理妥当,合乎我意,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她是一个孤儿无亲无故,尤其是在这座城市,举目无亲,就像一只被囚在笼中的金丝雀。

转日,我如常进入办公室,为甩掉一个累赘同时也是隐患而高兴,憧憬着即将而至的更高级别的官位……

日常习惯,泡杯茶水,打开电脑,浏览一下新闻,惬意的坐在摇椅上,心满意足。

两封新的邮件映入我的眼帘,是谁发的呢?我点开第一个查看,突然,我为之一惊,手中的杯子滑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一组及其刺眼的字幕令我崩溃:你应该带我回家,哪怕是你给我的家……

瞬间,不祥之感笼罩着我。难道我有把柄落在她的手里?

不容多想,我连忙点开第二封邮件:踏雪留痕,你认命吧!有我陪你,你不会孤单。我等你组建新的家庭,而且是没有任何打扰的家庭,就我们两个人,在另一个世界……

怎么会这样?我顿时感觉到天旋地转,如果昨晚我送她回家,就能够发现这两封定时发送的邮件……

不知何时,我的办公室门被推开,几个领导和同事目光凝重的看着我……

微调电位器
复合洗澡用具图片
盛恒基盛世家园-哈尔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