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流年清欢

2018-09-15 09:49:00

第一天上班,琐碎PK我的心情,或喜或悲中营造一段过往。有的,一笑而过;有的,艰难跨越。喧嚣中,我只能用文字倾泻。

单位门口,两个保安值班。收发员笑嘻嘻的给我一个邮件,还幽默的补充道,今天不是刊物,是礼物,哪里来的?看看她,我故意漫不经心的说——情人节礼物。就这五个字,足以引起她的兴趣,也把一份神秘植根在她心里。看着收发员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偷笑着离开。或许她在猜测,或许她马上忘记,这无关紧要。我只把她的兴趣加热,然后让它自然冷却吧。英国小说家吴尔芙说:“无论你怎样描述生活,都不会比生活本身更加曲折离奇。”她哪里知道我的那点小伎俩呢。

回家后,打开邮件盒,里面又套了一个包装盒,心里有点热,不是来源于礼物,而是来源于记忆。上学时,每次出门,妈妈总是拿出一个手绢展开,里面还有一层手绢,再展开……直到露出那些绵软的角票,然后小心翼翼的数出一部分,又一层层裹好。当我拿着那些带有体温的角票,心里沉甸甸的。花出去的是岁月里的温暖,刻在心上的是流年里的感动。我怎么把这两件事相提并论呢,不得而知。

取出包装盒,看到邮件盒下面的粉色信封,飘逸的字体写着我的地址和姓名。一点温馨,一点喜悦,一点幸福蔓延开来,我没急着打开信笺和贺卡,只是默默猜测。阅历告诉我,凡事寻求结果的过程,比结果本身似乎更美妙。贺卡上淡雅的黄玫瑰,芬芳了我的心情。轻启粉色信笺,那些挨挨挤挤的文字跳跃着营造虚幻,也营造现实,祝福架起了我向往的翅膀。当这份礼物送达我手里时,它又承载了多少有心人的心灵语言,无关背景,无关财富,无关相貌,只为一点点日子里的生动活泼。

未知给我签名的这三个人到底是怎样的性情,可我武断地与他们在思维里握手微笑。捡拾文字的亮丽,唯有一声祝福常留。

儿子拿起按键灯,迅速买了南孚电池装上,按开按灭,一遍一遍的……我没有制止,因为这正是他这个年龄里的需要。晚上小伙伴们来家里下棋,他关掉了家里的大灯,显摆着打开按键灯,七嘴八舌的稚嫩里,一抹朦胧笼罩着期盼,也笼罩着我柔弱的思维。其实,兴趣正是他铸就认知和体验得失的桥梁,我愿呵护他这一点点成长的奥妙,将快乐埋在心底,任他慢慢散失掉那点好奇后继续前行吧。

收起散乱的纸笔,拉回跑远的思维。打开论坛,打开微博,在展欢颜版主问询的遥远里写下了:“展版好,礼物收到!粉色的信笺,配上淡雅的黄玫瑰,还有一笔潇洒的文字,只想说,真好!”一阵轻松袭来,鼾声渐起时,我知道夜已深。

一天的喧嚣隐逸夜色中,翻开成都文友易琴的散文集《给梦一把梯子》,在她诗一般的语言里安慰自己缭乱的心绪。是啊,有梦就有希望,在挨近希望的路上,粉色的信笺带给我的一段波澜,将永存第四空间,那里依然有你,有我。

分秒滴答中且行且悟:明天越来越少的流年里,倾听岁月叹息;简单就是幸福的清欢里,弹奏心灵强音。

智能控水器
上海ATV沙滩车
申瑞国际二居室户型图-杭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