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乡愁2

2019/07/13 来源:宁夏信息港

导读

听到要离开居住的地方,那怕只是一小段的时间,心中都会涌上浓浓的乡愁,一种无法再回故土的飘泊感将自己淹没。我是恋乡的孩子,从小都是。小

听到要离开居住的地方,那怕只是一小段的时间,心中都会涌上浓浓的乡愁,一种无法再回故土的飘泊感将自己淹没。

我是恋乡的孩子,从小都是。

小时候,为了读书,家里将自己送入一所城里的中学,学习一塌糊涂,但思乡却成了多年来切肤的伤痛。

故乡是一个至今也不太现代的小山村。小时候的家就落在这山村中。

因为海拨高的缘故,家乡的天气纵然是炎炎夏日傍晚也会感觉凉凉的。我记得夏日的夜晚,同姐妹母亲还有邻居坐在场大的院中,大人们聊着她们的话题,而我听不太懂,只得仰着头数天上的星星。

那时的星空,星星出奇的多,出奇的亮,从星空穿过的银河廷伸到不知道的地方。

牛郎、织女被分隔在银河两旁,痴痴地相望,我没明白,从地上看似不宽的银河怎么能将他们阻挡。

如今,天空依旧是千年不变的天空,星星依旧是亘古不变的星星,而我住在鸽子笼一样的屋中,却再也没看到过小时候深邃的夜空,还有眨着眼睛的星星。

今天,有人提议要离开故土,我的心揪得很紧,不肯答应,躲入暗处,怕被别人强行拖走。

我在追寻,根深蒂固的乡愁。

小时候的家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三分之一的面积被花园占据。由于干旱少雨,花园没有多少植物,却是家中堆放杂物的区域。

我记得花园靠墙的一面堆着诺大的草垛,那是家中用来取暖的东西,也是幼时我们玩耍时有趣的地方。

草垛的旁边有一个很小的鸡舍,养了三四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鸡。提起鸡,应该是我害怕的东西。

小时候的我安静、胆小、不喜出门。每当吃饭的时候,端着母亲给的碗坐在门槛上准备吃时,家里的一只可恶的大公鸡会一下子蹿出来,跳上我的肩跟我抢吃东西,我被吓得哭也不敢哭,叫也不敢叫,端着碗让鸡吃光了里面的东西。

这是时常被姊妹们用来取笑我幼时的笑料,我也觉得可笑,心里还是窃喜,总觉得幼时的自己充满了童趣。但公鸡却成了我至今都害怕的东西,以至于每次看见,鸡毛隆起,狂奔向我的恐惧抺也抺不去。

我的嘴角露出了幸福的笑意。

院子里还养了一只白色的小狗,说是用来看家,还不如说是我们的玩具。

狗是有灵性的动物,看见我们喜欢它,也会时常在我们跟前撒娇讨我们欢喜。时间一久,跟我们吃同样的东西,睡觉还是睡在我们的隔壁。

每天天刚蒙蒙亮,小狗早起,冲着我们??叫个不停,怕上学迟到,尽了它的职责,欢天喜地。

今日,带着这两日的乡愁,我开着车向记忆的家奔去:小狗、小鸡,草垛、大院子。

家出现在视野里,没有小狗,小鸡,没有草垛,只剩下一个大院子却早已被新的房舍代替。

我怀着失落的心情,任泪水在心中泛起,儿时的记忆,一世的乡愁,留在了心里。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中医治疗癫痫,能治愈吗
标签

上一页:末代皇妃

下一页:西湖雨忧